当前位置: 首页 > >

城市公园中建筑设计的符号学浅析

发布时间:

城市公园中建筑设计的符号学浅析
陈书芳 Chen Shufang

Analysis of Semiotics in Architecture Design of Urban Park

摘 要:本文从 20 世纪西方流行的符号学出发,
将符号学的一些基本理论观点纳入城市公园中的建 筑设计进行探讨,分析城市公园中建筑符号的特征 及其运用手法。

关键词:城市公园;符号;建筑符号;能指;所指 Abstract: This article starts from the west
semiotics popular in 20th century. By use of this article probes into the architecture design of the urban park, and analyzes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methods of using architecture symbols in the urban park. some basic theories and ideas in semiotics,

Keywords:Urban park;Symbol;Architecture
Symbol;signi?e;signi?ant

中图分类号:TU98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0422(2010)02-0064-02 20 世纪在西方兴起的符号学最早是由瑞 士语言学家索绪尔、 美国哲学家皮尔斯提出的, 它是一门研究符号系统的学问。现在,符号学 已经成为一项科学研究,其理论成果也已经渗 透到其他诸多学科之中,特别是在文化研究领 域起到了日益明显的作用。 我们不妨借鉴符号学研究方法,对城市公园 中的建筑设计进行分析和理解,使设计者更好地 处理人—建筑—环境—社会—自然之间的关系。

1.1 符号学与建筑 1.1.1 符号与建筑符号 符号对人们来说既平常又抽象,我们生存 的世界到处都充满着符号。皮尔斯曾说:“尽管 我们不能说宇宙的构成是符号,但无疑宇宙中渗 透着符号。”对于符号的定义,符号学各派也都 见仁见智。虽然各自的出发点和叙述不尽一致, 但其共同点都是将符号看作为以形象表达思想 和概念的物质实在。 文字、 语言可以称之为符号, 而形体艺术和空间造型艺术同样也能被视作为 符号现象。作为空间造型艺术的建筑其实也可 以被看作是“用建筑材料造成的一种象征性符 号”,“是蕴含着极深的情感符号”。 1.1.2 建筑符号的能指与所指 在索绪尔的术语系统中,能指与所指是记

1

城市公园中的建筑与符号学

号的组成部分, 他们如同一张纸的正反面一样, 或者说两者之间互为表里, 彼此是不可分离的。 能指面构成表达面,所指面构成内容面。能指 是一“事物”、一种介中物,它的内质永远是 质料性的 (声音、 物品、 形象) “所指不是 ; ‘一 桩事物’,而是该‘事物’的心理表象。”①索 绪尔清楚地指出了所指的这种心理性,把它称 作概念。在建筑中,能指可视为建筑的形式、 空间;所指可视为建筑的内容,它不仅体现作 为客观存在的特征,还受到社会规范、文化特 征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建筑的能指与所指间的 关系, 即形式和内容的关系, 它们是非常任意的。 如在中国的语言中, “亭者, 停也。 人所停集也。 ” 当人们看到一座亭子的时候,并不了解其材料 或结构的构成,而只想到这是一个供人休憩栖 身之所。一座由台座、柱子和屋顶组成的结构 物可以看作为基本的能指。这个结构物所构成 或是亭子或是殿堂可称作所指。把由材料与技 术堆造的结构体比作事物本身,而把其显现给 人们的建筑形象比作概念化的事物,这就构成 了最简单的一对能指和所指的关系。 1.2 城市公园中的建筑具有符号性 1.2.1 城市公园中建筑具有符号的一般特征 城市公园中的建筑作为一种人工创造的事 物,具有某种传达性,或者说其中负载有某种 信息,这就构成了符号的一般特征。 1.2.2 城市公园中建筑的符号结构 在符号学中, 符号一般总是存在于某种 “系 统”之中的。符号的系统又被称为“结构”。 一个符号是不可能孤立存在的,它作为意义对 象, 只有在一定的环境中才能发挥解释的作用。 因此, 符号只有作为系统才能体现出其意义性。 在这个系统中,每个符号都是在与其它符号的 差别中确定自身意义的, 这种意义具有约定性, 符号正是通过差别产生联系,通过约定使联系 能够合理解释。而在城市公园中的建筑,因为 处于不同的环境,基于不同的主题,所负载的 信息也会不同,表达的意义当然也有所不同。 这与符号能指与所指关系的任意性也存在一定 关系。 1.2.3 城市公园中的建筑是城市文化的表 意符号 城市公园是人们生存的集合性空间,当 然承载这个集合性空间需要高技术与高科技的 支撑。问题是在数字化的今天,城市公园以及 其内的建筑真正具有深层意义的问题并不是传 统意义上的科学与技术问题,也不是城市公园 以及其内在建筑“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个远

为广阔的社会学、文化学、人类学问题。正如 某学者指出: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的文化由世 世代代的思想家、伟人的意志与居民的思考方 式及生活形态积淀而成。“罗马并非一日建 成”——城市发展的“软道理”凝固了数千年 的文化基因,要想较好地继承这一基因,城市 公园的建设尤其不能忽视,因为它是城市中展 示城市精神、城市文化的主要空间。而在这一 空间中,建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如勃罗 德彭特所说:“建筑是文化的象征”,城市公 园中的建筑就是城市文化的表意符号。

2.1 稳定性(能指的物质性) 符号的能指有一个基本特征是其物质性, 如语言中的声音或书写,都是物质的,而其所 表达的意义则是思想的。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 待城市公园中建筑符号,由材料、结构、形式 等形成的结构物是公园中建筑的基本能指,而 这样一个结构物所标示的场所,因为掺入了文 化背景、审美观等因素,而具有了一定的意义 与思想,因而是它们所形成的结构物的所指, 如中国传统风格公园内的亭、廊、榭等。在城 市公园的建筑符号中,因为建筑本身是具有物 质性的实体,所以导致符号间的关系也有一定 的稳定性。 2.2 象征性(能指与所指关系的任意性) 对于符号的任意性,索绪尔说得很明白: “能指和所指的联系是任意的,或者,因为 我们所说的符号是指能指和所指相联结所产 生的整体,我们可以更简单地说:语言符号 是任意的。”②能指与所指之间没有自然或必 然的联系,不能由能指推断所指,也不能由 所指推断能指,能指与所指之间的关系是习 俗性的,具有很强的任意性,其间没有什么 道理可言,只是一种相沿成习的社会契约。 符号学中所研究的绝大所数符号一般都具有 象征性。这种象征的模糊性与弹性,能够长 期存在的主要价值就在于它会随着时代的发 展而能够发掘出新的象征意义。正是因为这 一点,就造就了建筑的民族性、地方性、时 代性,甚至建筑师的个性;正是因为这一点, 建筑全然没有成为一种古板、雷同、重复、 机械性的生产活动;正是因为这一点,后现 代主义建筑才大量使用符号来显示其“模糊 与多义”。 城市公园的建筑符号也如同其他 符号一样,也具有象征性,这种象征性能使 公园的主题得到升华。

2

城市公园中建筑符号的特征

作者简介:陈书芳(1983-),女,湖南长沙人,长沙理工大学教师。
① 符号学原理 . 罗兰·巴特尔著,李幼蒸译 . 北京:生活·读书·知新三联书店出版,1988.P136 ② 德·索绪尔 . 普通语言学教程 [M]. 高名凯译 . 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64

图1

图2 图4 图3 图5

图 1 - 荷兰馆 图 2 - 日本馆室内 图 3 - 拉维莱特公园鸟瞰

图 4 - 红色小建筑物——模糊的门与窗 图 5 - 岐江公园内的保留船坞

3 符号在城市公园的建筑设计 中的运用

在城市公园的建筑设计中,建筑符号以各 种形式出现,下面笔者将几种常用的符号列出 并针对其运用方法加以分析。 3.1 自然的生态符号 “生态”是种语言准则,它的作用是指导 我们如何去跨越进化中的人类社会与自然两者 间的鸿沟。现在有些城市公园为追求“绿色” 而多加草皮或多种树木;为追求“亲近自然” 而用自来水、人工假山石等构筑“山林野色” 幻象等等,这是对“生态”内涵肤浅且消极的 认识。设计师应结合沉淀中的历史与进步中的 科技,赋予“生态”以高级内涵。利用高科技 向自然学习并以艺术的方式表达出来,成为现 在及未来生态意识的核心内涵。当然,也有相 当一部分的设计还是成功的。 如 2000 汉诺威世博会公园及其展馆建筑 设计。以“人、自然、技术”为主题的 2000 汉诺威世博会作为一种特殊类型的主题公园, 在设计时大量运用自然语言和生态符号来向人 们展示未来人类将怎样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 并与之和谐相处。公园内的那些临时展馆建筑 更是极富创意,不仅造型奇特,还采用各种生 态环保材料进行建筑。这些“生态符号”不断 出现在各幢建筑上,成为公园中的视觉亮点, 使公园的主题得到了更充分地展现,如在荷兰 馆的设计中(图 1),建筑师把荷兰典型的生 态符号——沙丘、暖房、森林、湖泊以及能发 电的屋顶风力公园融合进了建筑内。其中,各 种不同的自然风光按竖向叠层,每一层都有不 同的结构体系。这样,就创造了一个与传统建 筑观念完全不同的具有演出性质的多层公园和 一个新的自然空间。日本馆则用经回收加工的 纸料构成,宽 35m,长 72m 的展馆,拱形的 结构、屋面、墙身都是由纸构成的(图 2)。 自然光通过半透明的防水织物和纸膜构成的屋 顶照到室内,既现代又极具日本韵味。在这

里,不管是荷兰馆中的自然风景还是日本馆的 “纸”,我们都可以将它们视为同种符号—— 生态符号,它们都具有符号的表征意义,表达 了人们对自然的关注,希望借助科技的力量与 自然和谐相处。 3.2 模糊的象征符号 如上所述,城市公园的建筑符号具有象 征性,抓住了这一特征就能使公园主题得以升 华。这种象征符号被后现代主义设计师们反复 运用,表达种种模糊的情感,其中尤以解构主 义的先锋们最爱使用。 如被称作“二十世纪最彻底反理性作品之 一”的法国拉维莱特公园。设计师伯纳德·屈 米抛弃了传统的主导、和谐构图与审美原则, 将各种要素裂解开来,暴露了部分与部分之间 的矛盾,并用机械的几何结构作为区域与区域 间的连接从而激化了矛盾。公园中分布的鲜红 色小建筑物将人的好奇、失望甚至愤怒的心情 再强化一等。小建筑物本身就是象征符号,它 们象征着城市庞大聚集体的点点“碎片”。人 们通过它们惊奇地感受着不可预知因素作用下 产生的陌生与超现实的世界。(图 3) 更具体一点,我们在这些小建筑物的局部 也能找到这种模糊的象征符号,如小建筑物上 的门与窗(图 4)。“一个从窗子伸到屋顶的 爬梯,是对门 / 窗对立的消解……只有这个爬 梯象征着窗子可以有门的功能,模糊了门与窗 之间的界线。”事实上,门与窗本没有一种确 切的对立关系,而在这个实例中我们反倒发现 了两个层次上的自相矛盾:一,爬梯的出现让 “带爬梯的窗”的能指与所指建立起新的“结 构”,或曰窗具一定的门的功能而门自身的形 式 / 意义关系丝毫无损。窗户的出现“引入了 一个新概念”从而暗喻着阳台可以有房间的功 能,模糊了阳台 / 房间的界线,也就是“消解” 了阳台 / 房间对立。二,如果这一“消解”成 功了的话, 那么建爬梯这一过程是不是又与 “消 解门窗”这一能指成为一一对应了呢?或许这

正是解构的目的所在。 3.3 人文符号 城市公园中的建筑是城市文化的表意符 号,因此,它们不能超然于历史性和地方性之 上,只具有技术语义和少量的功能语义,而没 有思索回味的余地,这样会导致环境的冷漠和 乏味。建筑既是一个物理场所,同时又是传输 文化、意识的象征系统,它所具有的象征意义、 政治内涵对于人们具有极为重要的社会涵化作 用。它不仅仅关乎实际需要和经济因素,还关 系到存在的意义。这种存在的意义源自自然、 人类,以及精神的现象,并通过秩序和特征为 人们所体验。所以,可采用人文符号来体现城 市文化,丰富公园的文化氛围。 如广东中山市的岐江公园(图 5)。设计 师在公园内设计保留和充分利用了多个不同时 代的船坞、厂房、水塔、烟囱、龙门吊、铁轨、 变压器及各种机器,正是这些建筑及构筑物成 了一种人文符号,渲染了场所的氛围,体现了 城市发展的历史。

从如上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概略地了解符 号学的一些基本内涵,并运用符号学的观念与 方法,对城市公园中的建筑做一点剖析。然而, 符号学及建筑符号学毕竟是在新时代建立起来 的体系严密、内涵丰富的全新理论。因此,利 用符号学的某些理论观点来研究城市公园中的 建筑还有待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 刘先觉主编 . 现代建筑理论 . 北京:中 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 [2] 罗兰 巴特尔著. 李幼蒸译.符号学原理.北 · 京:生活·读书·知新三联书店出版,1988. [3] 勃罗德彭特·G 著 . 乐民成,俞峰华, 司小虎译 . 符号、象征与建筑 . 北京:中国建 筑工业出版社,1991.
65

4

结语




友情链接: